研报 | 央行数字货币观察:透过专利看“超级货币”蓝图 | BTC

作者:admin    文章来源:未知    点击数:    更新时间:2021-01-10 10:36
央行研究法定数字货币已久,推出在即。中国人民银行(以下简称“央行”)自2014年起开始研究法定数字货币,2019年底,《财经》称,中国央行数字货币(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,DCEP)正在深圳试点,即将步入生活应用场景。2020年1月,央行称已基本完成法定数字货币顶层设计、标准制定、功能研发、联调测试等工作,4月更表态称要坚定推荐DCEP研发。我们在前两篇DCEP专题报告中分析了DCEP的定位和对电子支付产业的影响,本篇聚焦于央行专利。根据我们的统计,自2016年,央行旗下的3家机构已为数字货币申请97项专利,从中可以发现:

有支付经验和牌照的服务商有望成为DCEP钱包运营商。市场认为,DCEP采用“央行-商业银行”的双层运营体系,商业银行之外的机构无法参与。根据央行专利,我们发现,存放DCEP的“钱包”或可不直接依赖银行账户而实现转账、支付等功能。我们认为,有支付经验和牌照的服务商有望介入DCEP产业链,有望收取支付服务手续费。

DCEP可能加载智能合约功能,以实现定向发行与监测。市场认为,DCEP只是数字化的法币。我们认为,市场低估了DCEP的愿景与可能的落地效果。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是数字现金,其发行的目的之一是解决实物现金难以被监测的问题,根据央行提交的专利,为了实现该目的,DCEP可能加载智能合约功能,使DCEP只有在满足特定条件(例如特定的经济状态、时点、利率、流向主体)的情形下才生效。

DCEP的载体可能包括芯片智能卡。市场认为,DCEP的载体只是App。根据央行专利,我们认为,央行也可能考虑芯片智能卡等载体,尤其是在央行印制科技研究所提交的方案中。果真如此,含有安全存储的芯片厂商也会受益。

DCEP在交易安全、应用开发等方面的机会不容忽视。市场认为,DCEP产业链的投资机会只在身份认证、支付服务等领域。我们认为,交易安全、应用开发等方面的机会同样不容忽视。例如,由于DCEP比商业银行存款安全性更高,但面值相同,坊间可能形成有关DCEP的场外市场,这一风险值得重视。另外,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等领导的论述和央行有关专利,DCEP或将参与撮合投融资或其他应用场景,厂商需高度关注此类机会。

投资建议:紧扣产业链,把握“银行IT”“身份认证”与“支付服务”三大主线:1)银行IT。不管是为央行还是商业银行开发数字货币系统,不管是为数字货币添加特定字段还是开发用户访问、应用系统,DCEP都无法离开银行IT服务商。例如,科蓝软件、长亮科技、四方精创等。2)身份认证。在人民银行申请的与数字货币有关的专利中,身份认证是不可缺失的一环,与之相关的技术是加密技术与身份认证(CA)资质。我们看好拥有相关储备的公司,例如,卫士通、数字认证、格尔软件等。3)支付服务。尽管DCEP采用“中央银行-商业银行”双层运营体系,但从专利中,我们发现,商业银行以外的“钱包服务商”或许也会扮演重要角色,而拥有电子支付经验或牌照的厂商有望入围试点。例如,新大陆、海联金汇、恒宝股份等。

风险提示:央行数字货币研发放缓,央行数字货币落地进度不达预期。

  1 投资要件  

1.1背景

央行研究法定数字货币已久,推出在即。中国人民银行(以下简称“央行”)自2014年起组织专家成立专门的法定数字货币研究团队。2019年底,《财经》称,中国央行数字货币(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,DCEP)正在深圳试点,已处于“诞生前夜”,即将步入生活应用场景。2020年1月,央行称已基本完成法定数字货币顶层设计、标准制定、功能研发、联调测试等工作。2020年4月,央行在2020年全国货币金银和安全保卫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中提出,要加强顶层设计,坚定不移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工作,系统推进现金发行和回笼体系改革,加快推进钞票处理业务、发行库守卫和发行基金押运转型。

DCEP或正测试中。在《财经》报道的DCEP试点计划中,DCEP监管机构与试点计划已经明确:1)监管机构:DCEP由央行货币金银局牵头,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具体落实。央行货币金银局旗下的数字货币与防伪管理处是与DCEP相关的唯一官方处室。2)试点机构:包括工、农、中、建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移动、电信、联通三大运营商。3)试点场景:包括交通、教育、医疗、消费等,将触达C端用户,试点银行可根据自身优势选择试点场景。4)试点地点:DCEP正在深圳试点,还有望在苏州落地,日前央行旗下长三角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正在急招区块链相关人才。四大行均在北京设立了DCEP封闭开发项目组。5)试点计划:分为两阶段,2019年年底小范围场景封闭试点,2020年在深圳大范围推广。5)试点进度:DCEP相关标准与支付系统接入等测试工作在同步推进。

推出DCEP有多重原因。根据央行官员的公开发言,可以发现,推出DCEP的主要原因包括:1、顺应数字经济浪潮,助推数字经济发展。2、现有纸钞体系有若干问题。例如,(1)发行、印制、回笼和贮藏等环节成本较高,流通体系层级多;(2)携带不便;(3)易被伪造、匿名不可控,存在被用于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的风险。3、有利于抑制公众对私有加密数字货币的需求,捍卫国家数字货币主权。4、为负利率创造空间,将从机制上解决居民提取现金对负利率政策的制约问题。

1.2不同于市场的观点

有支付经验和牌照的服务商有望成为DCEP钱包运营商。市场认为,DCEP采用“央行-商业银行”的双层运营体系,商业银行之外的机构无法参与。根据央行专利,我们发现,存放DCEP的“钱包”或可不直接依赖银行账户而实现转账、支付等功能。我们认为,有支付经验和牌照的服务商有望介入DCEP产业链,有望收取支付服务手续费。

DCEP可能加载智能合约功能,以实现定向发行与监测。市场认为,DCEP只是数字化的法币。我们认为,市场低估了DCEP的愿景与可能的落地效果。央行数字货币的定位是数字现金,其发行的目的之一是解决实物现金难以被监测的问题,根据央行提交的专利,为了实现该目的,DCEP可能加载智能合约功能,使DCEP只有在满足特定条件(例如特定的经济状态、时点、利率、流向主体)的情形下才生效。

DCEP的载体可能包括芯片智能卡。市场认为,DCEP的载体只是App。根据央行专利,我们认为,央行也可能考虑芯片智能卡等载体,尤其是在央行印制科技研究所提交的方案中。果真如此,含有安全存储的芯片厂商也会受益。

DCEP在交易安全、应用开发等方面的机会不容忽视。市场认为,DCEP产业链的投资机会只在身份认证、支付服务等领域。我们认为,交易安全、应用开发等方面的机会同样不容忽视。例如,由于DCEP比商业银行存款安全性更高,但面值相同,坊间可能形成有关DCEP的场外市场,这一风险值得重视。另外,根据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等领导的论述和央行有关专利,DCEP或将参与撮合投融资或其他应用场景,厂商需高度关注此类机会。

1.3投资建议

我们建议紧扣产业链,把握“银行IT”“身份认证”与“支付服务”三大主线:1)银行IT。不管是为央行还是商业银行开发数字货币系统,不管是为数字货币添加特定字段还是开发用户访问、应用系统,DCEP都无法离开银行IT服务商。例如,科蓝软件、长亮科技、四方精创等。2)身份认证。在人民银行申请的与数字货币有关的专利中,身份认证是不可缺失的一环,与之相关的技术是加密技术与身份认证(CA)资质。我们看好拥有相关储备的公司,例如,卫士通、数字认证、格尔软件等。3)支付服务。尽管DCEP采用“中央银行-商业银行”双层运营体系,但从专利中,我们发现,商业银行以外的“钱包服务商”或许也会扮演重要角色,而拥有电子支付经验或牌照的厂商有望入围试点。例如,海联金汇、新大陆等。

另外,工农中建四大商业银行承担向公众提供数字货币的责任,而中国移动、中国电信、中国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或将参与银行IT系统的改造升级工作,服务于前述大型银行和运营商的机构在DCEP的发展中也有潜力一展宏图。

1.4风险提示


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宜昌市镜男化工营业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18 版权所有